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家园 / 东方达人 / 东方艺术家

东方艺术家

     第一次见到谢老师,是一九八五年的秋天,那时,我在东汽技校读书,一日几个同学结伴到厂里转悠,在天桥上,相向而来的一人背着一个大摄影包,长发披肩躬身而行,我心里好奇,这是谁啊?由此,躬身前行的影子成了我心中的问号。


     不久,我参加了曙光文学社的一次活动,我知道了他叫谢瑞发,东汽宣传部摄影师,我站在他的身边,看他摄影,他屏气握机,一只眼睛圆睁,通过取景器,搜巡着活动现场,不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这一天,我心中的问号,变成了一只感叹号,成为我一生仰上的高峰。这一天,我喜欢上了这“咔嚓”、“咔嚓”的声音。


     星月流转,一九八九年,我到了东汽技校《技工教育报》任编辑,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和谢老师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从此,我的记忆中有了难以忘怀的、不能随风的往事。
 

留在记忆底片上的勤奋


     一九九O年初冬,我因报纸登图片的事到了谢老师的家。进去后,他给我倒上了一杯水,一种叫绞股蓝的中草药泡的,沙发上是一本《好新闻》,我信手翻了翻,上面红红绿绿地划了很多红线条的注脚。


     我说:“谢老师,你看这个干啥?”


     他说:“我在研究工人日报办报的方向,琢磨他们喜好的内容,方便投稿。”


     我心想,你拍好一张照片就可以了,好图片什么地方都要用啊!


     他似乎猜出我的狐疑说:“你娃瓜的,好的图片不一定有好的用处,这里有很多图片以外的因素,比如图片说明,我看工人日报记者写的文字,就是在想怎样写图片说明呢!”


     我眼前一亮,对啊!我常常为通讯配图片说明,动不动就“图为……”,没想到这简单的说明,竟然有这么多的讲究。


     我像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感知着一个大师的神秘晕圈,在懵懂中,我来到他的书房,这是一间用包装板搭建的“危房”书报杂志、资料无序地堆放着,他拿出一个本子,上面全是好图片的文字说明以及图片命名的心得,一大叠,20多本。


     十余年做了5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
 
拜师的情景再现
 

     1992年夏天,我欲到新疆采风,那时,月工资在100元左右,我花了一千三百元买了一台二手的德国百佳相机,那时,我只是喜欢,还没有实践经验,于是,我到谢老师家里去拜师,恳请他来一个摄影速成。他拿起相机,刹有介事地比划着,从最基本的姿势示范。为了说明一只手使用相机的情形,他一手握紧相机,一手抓紧窗棂,身体向上一窜,相机发出“嚓、嚓”声,他说“有时还要这样”。接着他说:“你娃选定的路,跪着都要走完啊!”


     我想,我不一定是职业,只是喜好嘛,他这一说,心中压力挺大的。我说:“没那么严重啊,不就是‘咔嚓’几下嘛”


     他说:“什么咔嚓几下呵,那是你心跳的声音,是你带着感情去看拍摄对象,让你激动的心跳的声音。”


     我无言以对,对自己的无知抱以“嘿嘿”干笑。匆匆识别了功能按钮,第二天,带上50余个胶卷远赴新疆,开始了我的流浪之旅。50多天后,回到四川,胶片冲出来后,不禁汗颜,让彩扩部的人莫名其妙地问了一通又无以作答。因此,含糊其辞,飞也似的逃离彩扩部。


     那时,别人不解,这么贵的柯达胶片,就这么糟踏了,别人并不怀凝我的技术,只是怀疑相机出问题,因为22元的一个胶卷,拍不来,谁去买,并且还50多个。


     现实的这一课,让我细细品味老师的话,才知道这不是无奈之下跪着走完的路,这本身就是一种跪下从事的职业。


     事后,我到了他上班的地方,闭口不说新疆摄影,似乎他也觉察端倪,也不问。


     在昏暗的工作窒里,挂着底片和冲洗出来的图片,一手拿着镊子,夹着底片,凑近电灯仔细观察。


     “哗哗”的水声,填充了我们之间的沉默。


     多年后,那情景在脑海中反复显影,字字句句成为我的座右铭:“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抗震救灾中的永恒瞬间
 
     “5·12”突如其来的大地震,顷刻让美丽的东汽面目全非,灾难突临的一刻,他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强震之中,他慌忙往外跑,大楼的玻璃门被震变形,一幅巨大的不锈钢装饰框掉下来,卡在大门上,门怎么也推不开,门口几个女同事慌张得不知所措,他立即冲上前去,弓下腰,狠劲地将不锈钢条拉开,让女同事赶紧跑,这时强烈的震波将厚重的玻璃门推开、反弹而来,扶手重重地撞击在跑在最后的他的腰上,将他推倒在地……

     艰难地走到安全地带,他无力地躺在草坪上,伤痛让他不能站立。然而心爱的相机还在办公室。他又忍耐着巨痛到了指挥部,从孙岩松的手中借来相机,开始记录大地悲怆的一幕,至到身体不支。然而,因为通讯全无,时任党组工作部副部长的兰芳从他的相机里取走了卡,紧急奔向成都省政府汇报灾情。这就是东汽抗震救灾对外发出的第一组图片。


     这时,腰伤已不能站立的他躺在停在广场的车上,忍受着巨痛,他看到我,赶紧叫住我说:“刘岗,赶紧拍啊!把格式变小些,多拍、多拍啊!”我看到那痛苦中欲哭无泪的表情,我知道他受伤了,并不知道他伤得多重,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只说了声:“谢老师注意身体。”匆匆离开……


     第二天,我在大门口看到他,他正由他的爱人和朋友扶着,在拍摄,那哪里是扶那么轻巧啊!大汗淋漓地师娘,将他扶起来,使劲地支撑着他无力的身体,让他拍,并半拖半背地带到解放军抢险和安置点拍摄……


     这时的他由于没有条件治疗,仅仅吃了几片去痛片,半身已开始窜麻,在搀扶下,也无力迈动一步……


     接下来的几天,他已没有力气再到救灾现场采访,又不能得到有效治疗,时任宣传部部长、忙不过来的彭嘉,在电话中生气地大吼:“你走啊!走得越远越好,赶紧治好再说!”


     这样,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他到了老家中江治疗,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现在落下八级伤残,刮风下雨就隐隐作痛的毛病。


     中国摄影家协会小组成员解海龙,省摄影家协会贾跃红、何军带着对一个优秀而又坚强的摄影师的崇敬,来看望受伤的谢老师。


     解海龙说:“我们看到你的照片了,我受中国文联党组的委托专程来看你。”


     这时,治疗后在家休息的谢老师,一句话也说不出,平躺在木板上,与大家的手紧紧相握……


     在年末的中国文联的表彰大会上,谢瑞发老师荣获“全国抗震救灾优秀摄影家”。
 

 

荧屏上定格的梦想


     2009年6月,中央电视台辗转找到谢瑞发老师,他们在全国征集有代表性的各阶层人员在荧屏屏上说出自己新年的梦想,《2009我的梦想》栏目组对谢老师作了深入了解后,邀请他到央视访谈现场。


     9月10日,谢老师打点行装,到北京参加访谈,这是一个关于梦想的访谈,而他全准备的是与他的梦想没有关的,应该说在全国工业题材的拍摄中,他是领军或翘楚人物,他的梦想是艺术的。


     然而,在11日晚上的直播中,著名主持人倪萍问他的梦想时,他说:“我的梦想是要让东汽精神永远留传下去。”


     荧屏前,我听到振振有词的话,我愣住了,这是梦想吗?他想到全国众多的景点搞创作,他想出一本自己的影集,这是他的梦想啊,为什么变成了这样的梦想呢?


     荧屏上,他拿出一个小闹钟,接着讲了这一个闹钟的来历,那是他70年代进厂后,有一天人他迟到了,他的师傅送给他的,并严格地说,“小谢,从今天起,你一天都不能迟到”。从此,这一个小小的闹钟陪着他走过了三十九个春夏秋冬,每天把他从梦中叫醒,多年养成一个习惯,第一个到办公室。


     企业文化所孕育的精神,是一种力量的象征,这种文化,让每一个东汽人都整齐划一,对于一个不熟悉东汽文化的人来说,他永远远不能理解这种梦想的光辉与神圣。


     “我的梦想就是让东汽精神永远发扬光大”!屏幕上,他那不标准的普通话又重重的响起,让我不禁心中一热,这是一种什么境界啊!让梦想变得如此崇高。


     这对于对谢老师有诸多了解的我来说并不难理解,作为一个从工人中成长起来的优秀摄影家,三十多年来,他从取景器中,见证了东汽精神的形成与发展。在大地震中迸发出的精神的力量,让世界看到了灾难中挺立的东汽人,让世界人民在金融风暴中看到比黄金更重要的信心。


     这一种精神的弘扬,在老一辈东汽人身上,看成比实现自已梦想更重要的责任。


     如今,谢老师每天拖着八级伤残的身体,腰上捆绑着一条磁疗带,乐此不疲地整理着东汽建厂四十多年的图片资料,仍然每天第一个来。


     反观谢瑞发老师的摄影与工作历程,所有的日子都像是胶片上的齿孔,每一个,每一天都方方正正!



 

>>>链接之一:谢瑞发工作简介


     谢瑞发,1966年8月18日到汉旺,东汽首届中专毕业,学习车工参加建厂劳动,1970年毕业,分配到船机分厂,1971年哈汽实习一年钻工,评为学大庆先进个人(东汽培训队仅一位),1972年返厂,在车间干过钻床、车床、镗床,同时操作船机分厂的4名钻床,带了5个徒弟,1979、1980、1981连续三年评为工厂劳动模范(厂标兵)潜心钻研“群钻”技术,提高生产效率,为厂全的钻工(车工,铣工)举办二期群钻学习班主讲群钻的刃磨和使用,期间,唯一爱好就是摄影,在家里洗放照片,为民服务期间参加船机分厂服务队开设为民服务摄影项目。


     1982年,工厂抽调基层优秀人才充实宣传队伍,调任宣传科当摄影记者,一直到现在,1983年主动放弃了提干的机遇,选定了摄影这一职业。


     1982年起,专研新闻报道和摄影,开始积累工厂的历史资料。
 

>>>链接之二:谢瑞发艺术简介


     谢瑞发,男,属虎,四川中江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德阳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1982年起就职东汽宣传部专职摄影记者至今。职业摄影的28年间,在国内外报刊,摄影赛事发表新闻、艺术摄影作品1200余幅,获奖作品100余幅。受聘摄影教学、讲座、辅导50余期次。1989年编入<<中国摄影家大辞典>>。2002-2003连续两年获“中国优秀摄影家”称号。2008年获“中国抗震救灾优秀摄影家”。作品擅长工业摄影,人像和风光摄影是创作期间的首选。1993年结业中国摄影“室内灯光人像研究专业”,取得“研究员三级摄影师”认证。
 

>>>链接之三:谢瑞发艺术感言


     ·摄影是技术和艺术的总成,技术只是成就一位摄影家的手段,艺术升华才是摄影家的根本和终身追求。
    

     ·摄影器材不求大、洋、全,它们只是工具,适用就好。


     ·摄影创作题材不舍近求远,以身边的最好,熟悉的最好。
    
     ·摄影有法,无定法。定自己的位,走自己的路才是摄影人的根本法。
    

     ·摄影有捷径,要摄影人自身潜心领悟,不懈勤奋学习,实践是最好的捷径。


      ·摄影作品获奖只能代表摄影人某个时期的一点一滴,要想卓有成效就一定要终身付出。


      ·摄影艺术之路是异常的艰辛漫长,入道容易,精道太难。只有迎难而上的人才有可能到达顶点。






友情链接:GT彩票  拉菲彩票官网  天天彩票  大无限彩票官网  天天彩票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